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哥抑郁客-高山流水的博客

缘分是您我相识相知的机遇,愿我们共同走上网络友谊之桥,增进友谊,提高品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努力过,也希望上进,可惜没有机会,只好成为一个小职员。一切的一切,指望儿子能够胜过老子!

网易考拉推荐

广州"百亿村官"外逃 背靠副市长掌控冼村33年  

2014-10-12 15:27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广州"百亿村官"外逃 背靠副市长掌控冼村33年

2014-10-12 11:47:10 来源: 潇湘晨报 24437人参与
分享到

核心提示:广州天河区冼村村支书卢穗耕背靠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,长期把控冼村土地财富,被称为“百亿村官”。据了解,卢担任村支书33年,冼村460亩的土地财富几乎由其一人说了算,并曾有84名村民抗拒拆迁被其抓走。2013年5月,卢穗耕外逃,不久后曹鉴燎落马。

“百亿村官”:公检法都是我们的人

相关新闻:

曹鉴燎落马引村民点鞭炮庆祝 被曝控制土地渔利

曝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与11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

寸土寸金的城市村庄,有着天量的土地财富,却被村中“大佬”卢穗耕掌控长达33年。在与其共享土地财富的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落马前,卢穗耕悄然脱身外逃。冼村的“强人政治”就此终结,留下纷乱如麻的利益纠葛。以自治化解矛盾,成了冼村部分村民的新选择。

广州天河区的冼村,是一个“富得流油”的城中村。周边林立的高楼,就是在冼村的土地上建起来的。因为毗邻黄金地带珠江新城,土地值钱。村民们总爱提起:村子边上有一块地,一平米卖到过25万。

除了被征收的土地,冼村有自己可以支配的留用地,至少有460亩。这笔巨大的土地财富,被村支书卢穗耕一人掌控,他也被村民称作“百亿村官”。

借由土地财富,卢穗耕营造了一个巨大的权力场。其权力巅峰是在2010年前后,因为抗拒村庄拆迁,一共有84个村民被抓走,刑期最长的判了15个月。

卢穗耕及其追随者甚至放言:“别斗了,你不够我们斗的,公检法都是我们的人。”

反腐改变了这一切。去年5月,卢穗耕外逃了;3个月后,冼村7名村官因卷入窝案被抓;接着,曹鉴燎受牵扯而落马。

冼村的“强人政治”,就此终结。

上台 很会搞关系的他,三十出头就有了政治靠山

冼村是个有着800年历史的村庄。家族,曾是这个村庄最牢固的纽带。经历文革冲击后,冼村还是保留了5个祠堂,冼姓2个,卢姓2个,梁姓1个。

冼是大姓,在这个有着1400多户、6000多人的村庄里,冼姓人口占到了大约七成,卢姓占两成多一点。在地理位置上也有区隔,冼姓一般住在村庄北面,卢姓则分布在南侧。

家族是这个村庄权力结构的底色。村里的老人冼传昌回忆,在文革搞运动、搞斗争的年代,冼村“宗派斗争复杂”,谁也当不了头,“冼的来领导,卢的反对;卢的上台,冼的就反对”。

冼传昌称,到1979年,路线斗争开始缓和,由沙河镇派驻村支书的历史也随之结束,时年26岁的卢穗耕成为了冼村的村支书。此后就再也没有变换过,直到2013年被上级免职,卢在这个位置上呆了33年。

年轻的卢穗耕能够上来,靠的是两条。一是卢读过中学,后来做过民兵,接着又到工作队锻炼过。二是卢穗耕娶了同村一个冼姓人家的女儿,其岳父在沙河镇、天河区都做过官,他把女婿推了出来。因为联姻,卢穗耕也有了村中冼、卢两大姓氏支持的群众基础。

卢穗耕刚上来做村支书时,1938年出生的冼传昌是管农业的副村长,一起共事多年。他回忆,刚上来的卢穗耕还很谦虚,为人也和气,看上去平平常常,村民普遍都很认可。不过,卢穗耕也有一点不同的地方,就是会搞关系。那个年代物资匮乏,每到过年过节,卢穗耕就会带着村里出产的农副产品,给镇里的干部送去。

1985年起,32岁的卢穗耕在冼村开始羽翼丰满,变得强势起来。这一年,冼村第一次有了土地征收,按照《冼村村志》里的说法,征收了1200亩地,建起了天河体育中心。

征地后村里有了钱,卢穗耕和上面领导的关系更紧密了。也是在这一年,卢穗耕有了稳固的政治靠山——比他小5岁、后来做到广州市副市长的曹鉴燎,曹在这一年成为了沙河镇党委书记。

曹鉴燎在沙河镇“一把手”的位置上呆了十年,之后又做了天河区的一把手。卢、曹两人交往几十年,关系紧密。在冼村村民看来,俩人的关系就像是“兄弟一样”。根据1997年5月18日的发证信息,在冼村览青大街12号,卢穗耕给曹鉴燎建了一栋7层、占地面积57.81平米的房屋用于出租,村里安排人收租、管理。

掌权 平常像个老好人,但手段狠,是个“笑面虎”

冼村的土地,曹鉴燎通过卢穗耕的手来掌控,按照曹落马后的说法,“我想给谁就给谁”。

第一次征地后,村支书卢穗耕有了变化。身高近1米8的卢穗耕仪表堂堂,“年轻,会讨好干部,平常笑嘻嘻,像个老好人。但手段狠,是个‘笑面虎’。”冼村的老人评价。

背后的卢穗耕“霸道”,“他做的决定,任何人都不能反对,否则就被搞走。”以致到后来,冼村12人的领导班子皆是亲属关系,副书记是其侄子卢佑醒,总经理是小舅子冼章铭,会计是堂内弟冼章伟,出纳是小姨子冼惠东……“就连扫地工都是卢穗耕家族的人来做”。

除了人事,财权也由卢一人说了算。做总经理的冼章铭,虽然是其小舅子,但是手上的权力并不是太大,“报销500元以上,都需要卢穗耕来签字。”冼村熟知内情的村民说。

对于村民而言,卢穗耕掌控的冼村,更是一个“独立王国”,冼村有多少财富,村民完全不知情。冼传昌称,不要说村民,连村里其他村官也搞不清,所有的事情,都被卢穗耕一个人把持着。

卢穗耕能够把“遍地生财”的冼村,变成像私产一样由个人来支配,主导力量其实是村民自己,他们长期对公共事务的漠视,成就了卢穗耕。

焦碧碧 本文来源:潇湘晨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